願你沒有牽掛遠飛

20131126-193612.jpg

願你沒有牽掛遠飛,在地平線上也有我為你打氣。

去吧,我會永遠珍惜你。

***

想起自己曾經寫過這篇,原來是五年前。

翻看連結,原來還有這篇,我連自己寫過都忘記。善忘的人,記憶都被生活磨蝕。

面對這種事情,無論是當年剛畢業的我,抑或是在人生戰場上打滾了五年,幾乎到了中女之齡的我,都是一樣,無力招架。

***

三個星期前,一如以往的早上,一如以往機械式的做著每天該做的事。

其實是有點不同的,我就應該察覺到是有點不同的。我走進茶水間,把飯盒放進雪櫃,然後洗杯子,再加點熱水,眼角瞄到遠處有幾個同事的神情好像異常,沈甸甸的感覺,但我沒有開口問候,低下頭捧著水杯緩緩地走到自己工作的位置,那是一個星期一的早上。

Blue Monday,誰也不好心情,日子還是得過,過了午後會好點。我這樣對自己說。

上完兩個多小時的課,可以稍作休息。我踏著輕快的步伐走,在走廊碰到幾個學生在發呆,當時仍是如此無知的我,正要向他們打趣說些揶揄話,忽然我被人拉了進休息室。

耳邊傳來那個消息,我呆了,心跳彷彿停頓,是誰?我問。

得到的答案令我不敢相信,為什麼,我問,為什麼,我不住的問,眼淚急得掉下來。

我想起,前一晚我還在深夜批改他的測驗卷,寫得不錯呢,怎麼他會這樣了?我想起,剛才遇上的他們,都是他的好友,兄弟摰友巴打老死,他們如何去承受?我想起,他那溫暖且害羞的微笑,他謙恭有禮的態度,他認真努力專注的神情,他向我作出過的承諾,他說話的語氣他的聲線,都在我眼前閃過,一幕幕的片斷。我接受不了,我不相信,這不是真的。

接下來的事情,要處理的還多,一連串的輔導工作趕急要完成。

教育工作者似乎是不容許出現情緒。我們收起傷痛強忍眼淚,麻目地把程序一項接一項的去做,確保每個孩子的反應都在控制的範圍內,恐怕其他負面效應接踵而來。

原來,是如此難受,這樣悲傷

***

人無法走過每天,為求沒有帶著遺憾活到終點。

去吧,我會永遠珍惜你,直到下世紀。

寫作是一種習慣

寫作是一種習慣,萬一丟掉了,很難再找回來。

又是拾人牙慧。

史兄責任編輯寫交換日記,彼此以文字談情說理。在責任編輯企圖躲懶不想寫稿時,總被史兄追稿,一來一回好不浪漫,實在叫我好生羨慕。(明顯地,我向來也是追求這種小情小愛的女子,嘿)(我也想有人追我寫文哦)

讀到史兄勉勵責任編輯不要懶寫文,忽然有種覺悟。

從前努力寫的日子(其實也不怎麼勤力),也不見得比現在空閒多少,但有人陪寫又很快看到有人寫的新的,如何忙碌的我還是會湊一陣熱鬧。現在換上在fb狂post洗版,單純以相片表達種種,怎麼能與寫blog相提並論,退化至此,很是可惜。

正在讀史兄的大作,婚姻這種邪教,對於我現在既是不屑別人對婚禮的夢幻與花費,又身體力行去擺脫成為邪教信徒卻被恥笑其實無法避免邪教勢力的處境,非常有反思空間。其實我也很想寫籌備婚事的種種荒謬(一路鬧一路搞,這是什麼人!)。

先看書,再說。

Paradox of life

20131024-161847.jpg

有天,收拾房間,發現一堆過期雜誌,是我未有看過的,有部份連隨書附送的贈品,甚至連膠袋也沒有開過。

我不禁覺得惋惜。

然後我想起,還在念書的那段日子,很渴望每星期有雜誌可以翻翻看(加上當時網上資訊還沒發展得像現在這麼好),但一本動不動要十多二十塊錢,當時的零用僅夠吃飯交通,沒太多閒錢可花費,只得等待友間看後傳閱(潮流年青類),剪髮時狂看(八卦娛樂類),或者閒時去圖書館借讀(正氣知識類),自我爭取吸收資訊養份,滿足得很。

n年後的今日,到我有能力去買,但我卻沒有時間去看,或者說,下班後的我連休息都不夠,從前那些動力與熱誠,經已消失得無影無踪。

生活,原來是弔詭的。

(同理,放在吃這個題目上。從前好恨吃各種美食,但沒錢,只得乾流口水;現在有錢去狂吃,但因身體機能差/會肥/胃太細吃太多會嘔種種的理由,已經不能盡情地吃,悲劇。)

(圖為今年夏天偶然看到的彩虹,已經是最近最令我從心興奮的事。)

如何避免成為港女

又相隔九萬年沒有寫blog(其實現在還有人在寫的嗎,睇的人都無啦喂,下?),其實沒有太多內疚,因為真的有感生活乏善可陳,悶出個鳥來,剛想起個話題馬上就out了,完全無野好寫,再加上往日一同寫的blogger盟友都不知跑到哪裡去(蘇怡小姐elizzza小姐,想起你們的文字,真懷念),就更覺沉悶。

不過最近,可見未來日子的身份和環境將會有點點變化,該會有多一些事可以記吧。(偶然網上溜溜看到原來雲小姐kiki小姐她們都結婚生b去,很是為你們高興呢 :))

咳咳,唔,是的,有人願意娶我了。

不知不覺大手拉小手的日子差不多來到第三個年頭,作為一枚中女,也是時候轉去另一個階段繼續走下去。加上身邊的人人人人人都努力在趕進度,誰誰誰總是心急剛相識就要閃婚,別人看我似乎有點遲鈍,我還是想多看一會。

人總是矛盾的,明明討厭那種要求多多兼且毫無意義純粹用錢堆砌的倒模儀式,卻無法抵抗家人親戚三姑六婆路人的意見和逼迫,然後發現原來自己的簡約要求也是種要求(世上的俗事何其多!),每天徘徊在內心的掙扎之中,超級煩。

話說回來,其實寫這些也是很悶的啦。

平淡之中找一些特別日期

Image(圖是在fb上看到抓下來的)

這篇想寫好久的了。

究竟是誰說去年的121212已經是最後一個靚冧巴年月日?

過去三年的101010/ 111111/ 121212 (還是有更多?),不斷地在網絡上被轟炸,還有收到連鎖whatsapp(要你fw給10個人否則會交惡運之類的)(然後還真的有很多人會加入參與不斷發送這些罐頭式的祝福,天呀!),總是要藉這些日子去表達愛意祝福身邊人云云。可能又因已屆適婚年齡,就發現朋友間都有很多人在這些日子求婚結婚,明明沒有為意日期組合的我,只是上上fb溜溜而已,洶湧而至的是大量結婚照婚紗照敬酒照和人頭人頭一大堆,就提醒我這天有多特別有多重要,而我只感到煩擾,和納悶。(更吊詭的是按進去看照片,所有背景佈置構圖衣著服飾幾乎是一模一樣的,加上新娘子們化妝後(僑裝後?),更加分不清誰是誰。)(是的,我是對香港的婚禮文化之無特色卻又索價不菲感到非常不滿,正如香港的高地價問題但不斷有人上車令樓價租金恐慌性攀升,可憐的病態社會。這兒不贅,有機會再談。)

過了傳說中本世紀最後一個特別日期的組合,據說要等待89年後再出現(數學題時間:2101年-2012年 = 89年),到時我們應該都死光了。然後,我心裡想,對於這些特別日期所帶來的種種厭惡感,終於可以停一停了。(平日已經夠多日子說值得紀念的啦,除了情人節元宵平安夜聖誕節除夕還有生日xx紀念日yy紀念日,人類啊仍覺得不夠嗎?)

冷不防到了2013年的1月4日,竟然有人想到201314都可以紀念一番?(你好野!)

然後今天我在fb上看到上圖,我無語問蒼天。

(利申:我不是去死去死團的啦,我可是個戀愛中的少女(中女?)。所以我想,我可能有紀念日冷感/恐懼症(?)。)

(其實成件事最慘應該是男人吧。)(這些日子都是女人想出來嗎?)

男人喜歡的是

盛女這個話題,被人寫了一千幾百回,很悶,不想寫。

但男女關係這科目,就是因為沒有一條方程式解通,永遠有趣,我們還是樂於討論。

從來都覺得相愛不是偶然的事,雖說是二人情投意合即成,但要找到合適的對先生對小姐,談何容易?(更不要說合適的時間地點環境等因素)不論哪個時代,總有人等待著愛,只是現今女性比從前多幾項優厚的條件,於是被冠名為剩女。說到底,都是都市尋找愛的故事。(好娘啊。。。)

此類節目的興起,除了提供話題予公眾茶餘飯後吹水用途之外,也讓人有反思的機會。

其中一個亮光是,原來男人很抗拒想法負面的女生。相反,開心少女特別討人喜歡。

在節目播放之前再之前,已經聽N先生說過好幾次,他喜歡快樂的女生,常常掛著笑容的那種最吸引人。當時我聽了總是不以為意,只覺得是其中一個可有可無的優點,沒想到快樂的因子可以在男人心目中有著相當重要的位置。

然後回想起,每次我的週期性突襲,有時心情低落到谷底,會鬧一些情緒,男人是會感到非常困擾的。ok 容讓我中肯地說,那段時間的女人的而且確是有丁點兒野蠻不講理的(不只是a little bit of 刁蠻吧=.=),情緒是突如其來地湧出來,破壞性之大是可以把本來愉快的氣氛完全摧毀的。好些經驗尚淺未懂包容之道的男人,如果還未認清局勢企圖以正常人的思維繼續把事情解決下去(男人都太喜歡解決問題了吧),然後結果只會是兩敗俱傷殘局收場,大家都不開心。

假如關係中的一位不夠成熟,計較勝負誰欠了誰沒有,把這場戰役持續下去,沒完沒了,傷了感情,最終只得分開。

但其實冷靜想一想,那些所謂爭吵的源頭,都是無聊到極的微小事情,完全不值得人花半點氣力去處理。

當然,也有人會說都是人的性格問題。

算了,我又不是人生教練又不是兩性專家,我在說些甚麼偉論呢?

總結一句,快樂的女生總是吸引人的。不是刻意改變自己去迎合人的那種,做個愛自己,會自我檢討省察,努力享受生活的可人兒,或許對先生會在下一轉角處跟你碰上呢。

圓舞

不是書評。

很久很久沒有專注地看小說,不是具功能性有益身心靈雞湯之類的書(n先生最喜歡推介我看,一本接一本,根本是悶到一輩子都看不完吧,催眠一流!),是完全放鬆心情去閱讀一個故事的那種。有多久呢?怕是出來工作以後就脫離虛幻的小說世界吧。

讀書時代我是個很迷小說的宅女(其實現在也是,宅!)。

小學時期接觸到書後就開始狂熱,甚麼類型都看,每到周末就抱著一堆書回家吃吃吃書(窮家女只會到公共圖書館借書,現在想來真的既節儉又環保,偶然讀了爛書也不肉痛,還了就是,可知世上爛書何其多呢),看到廢寢忘食不亦樂乎(還會不時躺在床上讀到不願去睡,幸運的我竟然沒有近視不用架眼鏡,但可憐眼袋卻從沒離棄過我,哭)。

中學時期首次讀到亦舒,驚為天人,始覺女子的人生應該如此去活,從此以亦舒女角的特質為終生目標,努力向上獨立自愛自強享受生活,簡單白恤衫藍裙子卡其褲挽起馬尾已經夠美,充滿氣質(ok 長大後的我終於明白沒有氣質的臉任你如何打扮也是徒然吧=.=)。會考前夕有位姐姐勸介小說讀得太多會影響寫作文筆風格,終於也就停了沒看(我是太乖了吧?!)。

大學時管它會不會影響寫作啦我又不是唸中文系,最愛到新亞書院的圖書館瘋狂借書看(身為中大人其中一項最引以為傲就是學校有很多圖書館,藏書豐富得叫我這個井底蛙哇哇大叫,哇哇!),那邊的書又多又新又沒人借,看得我好爽呢(人家大學生都在搶著借學術性readings reference book吧,有誰會空閒與你爭小說呢)。

(小姐,你說夠陳年歷史了沒有!)

好了,終於說到五十年後今日的我(!)。忽然來的閒情,重拾舊日美好的時光,好想讀一遍亦舒,讓書中的女角那種自勵自勉的個性特質鼓勵一下我。印象中好像沒有讀過《圓舞》(就算有也該是忘了吧… 我的記性好差呢),記得有blogger提名讚賞過這書,就拿來看看吧。

一口氣讀讀讀過不停,也就把《圓舞》讀完了。放下書,內心激動得久久不能平復。

(注意:以下劇透)

三十多歲已屆中年的男主角,遇上其朋友七歲的女兒,然後彼此深愛著對方(!),拖拖拉拉幾十年,二人經歷了半生,最終都沒有走在一起,結局是當時已有五十多六十歲的男主角,找了個十三四歲(!)樣子長得跟女主角幾乎一樣的女孩作伴,而女主角則突然轉了性傾向,與外表同樣漂亮年齡相若的女人一起快樂地生活下去。

如何想像一個中年男人對七歲的小女孩動情,徹頭徹尾是一個戀童辟的故事吧,然後到雙方都成年終可擺脫世俗眼光之時,卻突然變成了同性戀劇情,女主角高度讚揚女性比起男人如何細心溫柔體貼。口味之重,實在令我始料不及。

(ok 我是保守派來的,這種劇情我已經接受不了,喂其實我本來只打算看個簡簡單單老土愛情故事好不好。)

內心很激動,馬上google一下但完全不覺得有人討論過囉,於是唯有寫篇blog發洩下,順道拋磚引玉邀請亦舒迷來討論一下。(但現在仍有人看blog嗎,仍有人會留言嗎,仍有人來看我寫嗎,喂喂喂喂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