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期罐頭

似乎你們比我更擔心。

這是因為我早已放下,且放得很低很低的。
你們心裡那種感受,大約半年前我率先體會過。


我是生氣的,
但難過的心情更大,像一張刀慢慢把肉自身上割下,一刀一刀的,小塊的肉,仍淌著血。
靜靜看著那些血水滲出,流下,一直往外面去。
我無法改變甚麼,
畢竟事情不由我控制。

或許那塊肉會感到很高興。或許是一種釋放。


你們說,真可惜。

我便假裝非常的冷漠,讓你們看見無情。
即使我曾為那段日子這樣的哀傷。


我開始相信,任何事都有限期。

不過是一件過期的事。像一罐過期的五香肉丁,變壞了不能吃,一樣的普通。
如此客觀的事實。
已經不是前科不前科的關係了。

況且,我對這說法也很反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