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就覺毛心

昨天是系主任盃的閉幕,暨歌唱比賽。

算是最有睇頭的環節,於是回去。從前視這些為重大,現在看來不過是很小很小的事,也許是因為當時上莊了。可是有點可笑。

我也懶得擺那種尊貴的上上莊架子,不可一世的指著直斥誰不對,想起都覺很累人。
雖然當莊員的時候一直期盼著可以裝面色的機會。

有些事,想像是一回事,實際又是另一回事。不必太失望,只是幻想太好。
近來常常浮現這感覺。
每每開首興致勃勃,最後意興闌珊。逃得遠遠。


有點悶。可能不夠投入之故。

食宵。例牌節目。一想起是大學生涯的最後食宵,最後的經濟系大活動,很是感慨啊。這陣子像個老頭兒,爛光牙仍要唸著懷念,真煩真老套。其實也沒有甚麼好說。

閉幕時看得很悶,想快點食宵;食宵時吃得很悶,想快點去玩。
其實悶的該是我吧。


意猶未盡下和同學們喝酒去。這是屬於宿捨生活的餘興節目,當走讀生後許久許久沒參與。也許畢業後仍會聯絡的大學同學,就只有他們。還是一貫的玩樂。不過若停止翻著舊聞來笑會好一點,反正我也不覺好笑。

分道揚鑣回家去。住宿舍就是有這點好處。太晚了沒火車巴士就只有乘小巴,亡命的那種。從大埔先到旺角再坐紅van回家。就只有我一個,我也沒有甚麼好怕,從來不是柔弱會暈倒的女子,這就回去。有點怕是司機太狠車開得太快,不幸成為車下亡魂。(新聞不是常常有報導嗎)

坐著坐著好倦好想睡,眼皮都快蓋上。
強逼著不準睡,萬一發生意外都能立刻爬起來逃命,
睡著就註定回天家。(真聰明可是)

看見司機泊下車入汽油,同情由生。這程車就只我跟另一個乘客,每人收十一元,油費卻已經二百塊錢,還未算人工,深夜辛勞他賺得多少?

旺角街頭巧遇rmmate,凌晨時分她站在街上幹什麼(我不過是偶然而已啦啦啦),四目相覷不肯定對方的情景有點搞笑。這頭夜貓子別夜遊了,考完試再約會你。


後來才發現手持著的那張電話咭今天暫停服務,要轉用另一張,但新的那張我沒帶在身邊, 即回家的途中我連求救的工具都欠奉,touchwood有危險我該會死掉吧(後後來也被爸媽哦著電話找不著我的擔心事件)。

以後還是做個十一時上床就寢早睡早起的乖寶寶好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