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

世間充滿著誤會。過多的誤會。

已經無法解釋事情的發生,我們都如此無助。他說她說他說你說我說,最後,只餘一堆雜語。 沉重而污穢。



我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女子。你要我怎麼樣。我一樣會軟弱,一樣會流淚,一樣會出走。就如所有廿歲的女孩們,女孩的任性。


在街上哭,哭至直到想吐。
原來有那麼難過。


如果說那刻有輕生的念頭會不會太過可怕。原來生無可戀是這麼的容易,死掉所需的勇氣並非如想像般多。


忽然死亡變得可親。



本應的歇斯底里,早已喪失,溶化成一灘雨水。


俯拾皆是。




我在想,該躲起靜靜在一旁,等待。事情自然會好,自然會好起來。

或許睡多一點更好。
我也只能這樣。



謝花用亦舒來鼓勵我,感激。這陣子大家都有事為難了你,你讓我首次感到義氣這回事,原來女性的友誼並不算太廉宜。


我盼我有天能做到如你所說。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