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年

從來對日子年份都不敏感,那些生辰日紀念日甚麼的,我都不覺特別,只是覺得人人都是這樣,都要經歷,有甚麼好稀奇,日子也總得過。這陣子回歸十周年紀念的火煲得太行,整個六月都被那些慶典那些特備節目佔據著,如火如荼,令人不禁想想這十年的光景。加入大隊老土地去回憶十年前: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仍未升上中學的我,幼稚無比,應該比教會約瑟團那些bb更要bb一點。完全遺忘回歸當天做過些甚麼,依稀記得小學畢業禮因大雨山泥傾瀉而取消,從此成為一大遺憾,但想來又覺沒大不了,我不是班長不是學生代表不是品學兼優考第一二三的那些模範生,也沒有負責甚麼朗誦話劇樂器表演,平凡普通學生如我,於畢業禮的存在意義只是坐著無聊等待時間過去,而且我的出席亦十分可有可無,所以這樣一來更顯得畢業的難忘,至少我在今天仍記得當時呆在家中如何地失望。不過是小學畢業而已。對於七一我是有種遺失的印象,回歸前後都沒有產生過任何恐懼或期望,或者我一向是個政治冷感的孩子,行政長官於我只是一項社會科考試的題目,把董建華楊鐡樑吳光正等幾個名字背進腦裡去,當時仍未選出特首,溫習時我默默地偏好楊當選,暗想他是大法官該是個好叻的人才,怎料最終是董我也不多不少有點失望,後來有關政治之事離得我很遠,我是無法明白人們對董的仇恨,整個政府的無能又怎能推在一個人的身上,我是有一點同情這個坐得高高的老頭子,雖然零三年七一大遊行的五十萬人中有我,雖然看見那張掉蛋糕的倒董poster會很想笑。到後來董突然退下到曾上任,我卻無法接受這樣的事情,總是常常記錯以為特首仍然是董,曾仍然是財政司司長。這可能是填鴨式背誦教學下的後遺,潛移默化使我對太多事物產生錯誤的解釋。然後這樣就過了十年,零七年的七一是星期天,我整天在教會中渡過,上午崇拜下午團契玩了猜猜畫畫,狂笑完畢就累得跑回家睡個飽,然後這樣就過了十年。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