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don’t like being afraid, it scares me.

朋友談及有關九型人格,說到我是六號,連她都驚訝是如此typical,這個分明就是我,形容得再準確沒有。

你這樣的喜歡教會和那兒的朋友,是因為他們能夠予你安全感。她說。

她是懂得體諒照顧幫助人的二號,像媽媽一樣溫柔,是那麼讓人安心。她是如此的了解我,畢竟我們認識了快要六年,真摰的六年。我不否認我是個這樣容易恐懼的人,一但有半點懷疑,就迅速收起所有信任,躲得遠遠,而且永不相信。

六號型是忠誠者,完全服從權威,但若發現不值得信任,或有被背叛的可能性,就會對此完全質疑否定,長備防衛心,懷疑到不行。要不完全信從,要不完全反抗。

我沒有以此來作解釋行為的藉口,只是我從這堆分析中看見自己。這是一件好可怕的事,竟然有文字能夠如此貼切的寫關於我。

我愈來愈明白我是需要安全感,太需要安全感。成長過程中遊走過大大小小的群體,停下來的很少,我才知道能夠停得下來的,原來已經是個很安全的地方。

安全的地方,好像愈來愈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