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瞭

自出生以來,沒有得到過誰的寵愛,從沒機會撒嬌。所以我不懂撒嬌。我,有那句說那句,半句逗人歡喜的話都不會,好聽點就叫爽朗率直,難聽些就叫男仔頭不討好惹人厭。我不曉得,這該是先有雞還是蛋的問題,或許只因我性格不會撒嬌才沒得到寵愛吧。

別人總是挑我身邊的人來疼惜,得寵的孩子永遠不是我。收禮物被擁抱的是可愛的人,受處罰捱責罵的是我,好像我就只會做錯事。

我也沒有甘心不甘心,早就明白世上從無公平。我只希望我闖少一些禍。

我總是怕,怕別人會不喜歡,怕別人會不高興,說每一句話都小心翼翼。一直以來我總是很努力扮演著別人喜歡的角色,人家說不我不敢說是,我盡力迎合他們的想法。我願意以德報怨,不斷的付出,我會對你很好,對他也是,對她亦然。

活了這麼多年,我自覺很是成功,他們不會很喜歡我但至少不會討厭我。我的要求只是如此。

那一天,我知道了一些事情。我終於明白到,原來任我如何再努力,都是徒然,都是徒然的。

我所做的一切,我所花過的心機,在人眼中如同虛無,甚麼都不是。我像隻透明的流浪犬,吃力地搖頭擺尾,渴想乞求些溫暖,卻得不到回應,一直在街角等候,一直等一直等。

為甚麼我要這樣抑壓自己?連真正的我是怎樣的,我都忘記了。很想哭。

不是想求回報,只是很不明白何解我生存得如此委曲。

(我居然感到這樣難過,纏繞不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