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六四到傳媒良心

本來,人愈長大就愈想逃避去關心時事,每每讀到都令人累極,也就不想自己事事不滿做憤青或提早做維園阿婆,我只願天天快樂無煩惱。

因為工作的需要,還是被逼每天吃一堆報紙。不情願地吃。

上週看到曾特首的言論後,身邊的人都牽起一陣子六四的話題。馬上跑去跟中史科的同事討論,他們展示那些血肉橫飛的照片,內心很是難受,又聽見資深的同事(不過是三十來歲)憶起當時還是中學生的他們,如何寫橫額如何上街如何傷心得流淚。

回到課室,學生們揭著關於六四作頭版新聞的報紙,說,六四有無咁大件事呀都過左成廿年啦我想知香港豬流感幾時有人死我地幾時可以停課多d囉。

聽到,想起那些畫面,眼淚就想流下來。

我沒有怪他們,始終他們不知道也不明白。我多想搭一句,其實你miss我二十年前都未夠四歲腦筍未生埋,我也沒有目擊事件發生,但身為中國人我們需要知道。

後來,很快就看到這個。(相信大家都有四處fw啦)

my little airport – donald tsang, please die

這句最精彩:你會否因為佢嘅成就,然後叫自己不要追究?

想不到,還不夠一星期,更精彩的在後頭。

my little airport – 給face雜誌的記者ivy

很喜歡這種反抗的方式,很喜歡這種即興的回應,很喜歡my little airport。

延伸閱讀:人物訪問﹕一個窮人的詩意

廣告

6 thoughts on “從六四到傳媒良心

  1. 那時我也是中學生,返到學校大家不會上堂,有時會討論,有時會睇電視。我在堂上哭,有同學話我做戲,痴線!返到屋企咩都唔做,又係睇電視,大家也無話可說,不知說什麼,什麼也做不了,真的眼睜睜看著有人死,最多只係捐錢、上街,感覺很無助,腦內一片空白,所以大家才那麼怕九七。

  2. 早年我聽見他們戒嚴圍困韓農在灣仔,我第一時間就想起六四,我知他們甚麼也做得出。。。。廿年前也沒人想到他們真的做得出。。。

  3. 把兩首歌併在一起, 更覺Little Airport胸襟偉大. 試想Donald和Ivy, 所做的其實在本質想沒有分別, 都係向老細交代. 但意義上一個有關社會利益, 一個有關乎自身利益. 但在大是大非的問題, 正斥權貴. 對本身利益 處之泰然.

    其實Ivy 的報導可以影響前途, 大可作一首類似"Ivy please die"的歌, 現在不慍不火的處理, 實在了不起.

  4. 引用通告: 論紅黑蘋果日報 « 加燦 指指點點 – ca 8 h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