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自己的信

給六年後的我:

你最近好嗎,你現在在哪裡,在做些甚麼?

這陣子的我有一些煩惱,一直留在心裡,想了又想,不知該向誰傾訴。或者你會是一個好對象,讓我可以向你坦然相告。

不知不覺,踏入社會工作了快要兩年,我仍是感到很迷茫,我不知我往後的人生該怎樣過,當一想到一輩子都將會重覆過去兩年的種種,我就感到很害怕,生活就是如此枯燥沒趣嗎,你可以來告訴我嗎。

最近上司要我交出未來工作的意向書,打算留任與否,未來的方向等等。我一直把那份表格收藏在一大堆文件下,留待deadline當天才拿出來。我承認我是不敢去面對,你明白我對未來所生的恐懼嗎,可以的話我不想去面對。跟我比較熟稔的同事,對了就是公主小姐,她前幾天問我,是否有想過不再做下去,我有點愕然她這樣問,或者她留意到我怪異的動靜吧,我亦不瞞她說,有想過,不過考慮的不是轉地方,可能會是轉行。她點點頭表示明白,她說幾年前的她也是如此,這一兩年間是個重要的轉捩點,該花些時間去想清楚。嗯,她比我大四五年的,早過了那段時期。

一開始都沒想過教書的生活是永遠的事情,畢竟背負著這個身份很不像我,彷彿有一塊大石頭壓在我的背上,要費很多很多氣力去走。畢業前很害怕找不到工作,終日在擔心,結果還未開始寄信就有interview的機會,到有offer時就幾乎馬上答應,連思考的時間都沒有,那時候我還未畢業。開始時,我答應過自己,給三年時間給自己,三年後再決定往後的路。

你還記得這些嗎?相信你都忘掉了,你會認為我很幼稚嗎,連下個決定都思前想後,沒半點灑脫。

但期限的三年快來了,我還未有決定,該怎麼辦?那種無法把握未來的不安,令人怕得想哭的感覺又來了。對上一次是畢業前夕,再對上一次是高考放榜前。我總是這樣的軟弱,這樣的沒用。

我很清楚這是建基於母親對我的期望。母親一直希望我好好讀書,順利完成會考高考上大學,然後畢業後找份穩定職業養家,可以的話找個人結婚生子,就這樣一輩子過去。我一直好努力配合母親的想法,你看得見嗎,我雖不是個很出色的人,但都總算沒叫她失望。可是,偶然在我獨處時,我會問,我喜歡這樣的生活嗎,我真的覺得滿足嗎。

我知道,我騙不了你,更加騙不了自己。我該誠實去承認,現在的我像委屈在刻板的生活裡,默默在忍受。我不甘心我甚麼都沒試過就定型,看著別人到處闖很是羨慕,我卻連闖出去跌一跤的機會都沒有。

親愛的你,可以教我該怎麼做嗎?

無論如何,請支持我,我需要勇敢的力量,你會祝福我吧。

也願天父祝福你,幸福快樂。

2010年的我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