減碳是每個地球人該負的責任

早幾天看朋友的shared video,瓶裝水的故事,Story of Bottled Water。

看後的感受非常震撼,就是活在大城市的我們經已被物質主義徹底地洗腦,也驚覺原來瓶裝水會帶來無窮無盡的污染,然後地球先生很快捱不住玩完,我們就一同byebye。

而同時,我亦被片中的女主持Annie Leonard所吸引,她說話簡單而清楚,單刀直入,沒半點廢話,而且分析得非常有見地,對社會狀況亦了解透徹,最難得的是完全能夠感受到她真心愛惜地球的心,難怪會曾被時代雜誌獲選為環保英雄,佩服佩服。

(幾個故事的片集是The story of stuff project的製作,而中文翻譯本是來自台灣的看守台灣,都是很有心的環保組織,讚讚讚!!!)

後來,我找來另一段,碳交易的故事,The Story of Cap and Trade。

看過之後,我就知,我們大鑊了。

片中提到,如果我們想避免未來發生氣候災難,便需要需要降低大氣層的碳含量到350ppm(而現在的情況是387ppm)。即係減幾多?以美國為例,就是要在40年內將碳排放量降低80%以上。

小學生都知道是沒可能啦!!!!! 以現在我們的生活習慣,再加上各國公司工廠為謀取暴利而製造的污染和浪費,根本沒可能減碳排放量,我想是有增沒減的結果為多囉。

為求方便貪就手的我們,把整整一個美好的地球都毀滅,想到這兒已覺很灰。

也許,當我們知道原來情況已經到達一個如此嚴峻的地步時,我們會更著緊一點,減碳的行為可以做多一件,多一件。

少開冷氣少用電少吃肉少浪費紙張少製造垃圾多乘交通工具多走路多回收廢物多使用環保紙,以上等等的,可以做到的盡量做。

最近收到匯豐銀行的廣告,鼓勵用戶加入無紙生活,轉用網上月結單,為環保出一分力。

我知道必定有人滿腦子陰謀論。抱歉,我並無意猜度商業機構是虛情還是假意。

我只是在想,有一家銀行願意為環保走多一步,推廣減少使用紙張的訊息,已是萬惡商界中的一道清泉,算是間有良心的機構吧。

既然減碳行動是我們的責任,不如就由身邊的小事物開始做起,你我能力範圍內可及的都盡力去做,把月結單轉成網上查看,地球每月少製造一張紙,也算是對愛惜地球的方向走一小步。

世界可以忽然什麼都沒有

本來打算這幾天寫幾篇分享玩樂的blog,最後都寫不了,只能留白。

對不起,我寫不出,我沒法在這段悲傷的日子嘻嘻哈哈無聊胡扯,我笑不出。

自星期一晚上從電視裡看見那輛旅遊巴開始,愈是知道更多的新聞資訊,愈是難過。心裡隱隱地有種難受的感覺,這幾天一直睡得不好,我總是想念著那幾個家庭,想起梁太,想起仍在死亡邊緣的梁頌學,想起那對相依為命的小姊弟,想起導遊先生的母親,想起他們,想起他們的親人。

我知道我不能為他們做些甚麼,只得默默為他們祈禱。

.

我並不認識事件中的任何一位 (間接一些朋友的朋友倒是有好幾個),相比起好些人,我只是一個路人,我卻有種很親近的感覺,好像大家都是香港人都是一家人,我知道很老土,但那份同根的情是難以用言語去解釋。

既然是家人有難,自然特別地關心。

也許有人會說,怎麼感情來得如此誇張地豐富,只是讀報都可以掛著兩行眼淚,太喪失理智吧,天天都有人死的啦。

我沒氣力去辯論,也不打算去說服誰,我只得說,感情沒有分理智不理智,悲傷的情感都是來自真心都是真的。

社會上有著太多太多(無謂的)爭論點,人人為發洩情緒散播負能量,你吵我鬧的為了甚麼,我想問,拗贏左咁又點。在這些時候,我只想沉默不語。面對這麼多的詛咒,不如選擇祝福。

.

我總是很感激身邊大多數的善良人,謝謝他們給我許多的提醒和教導,學習包容和愛的功課。

這幾天跟同事們一起祈禱,都會提及遇害的家庭,說著說著同事們都嗚咽著,聲音變得沙啞起來,然後又是一頓沉默。我們都知道,我們縱是難過,都不及當事人的百分之一,所以才更要恆切地為他們守望。

我們都渺小,我們都軟弱,或者我們可以做的,就只得這樣。

.

話多了。

這是一首最近無意中聽到收音機在播的歌,聽著聽著眼眶不自覺發熱起來。

忽然之間,天昏地暗,世界可以忽然什麼都沒有。

而現在,就算時針都停擺,就算生命像塵埃,分不開,我們也許反而更相信愛。

孩子很好騙為了不死的信念

最近在fb上看到朋友間在流傳這段片。

片段的內容大概是一對母子在玩,媽媽用手扭兒子的小鼻子,然後露出姆指騙他說鼻子不見了在媽媽手上,天真的小孩信以為真,開初沒甚麼還在發呆,但聽到媽媽說要把鼻子丟了,小孩馬上嚇得哭起來,急著求媽媽還他鼻子,後來大概是發現玩出火了,媽媽也就裝作把小鼻子還給兒子。

(很沒愛心的)我一邊看一邊在笑(還要笑得很大聲!),看過後就很想跟人分享,我還要再重播很多次(!),片中的那個胖胖的小弟弟實在是太可愛了。

然後我就看見youtube上有很多comment都在罵那個媽不是人,怎麼可以這樣對待孩子 blahblahblah。(我是馬上心虛起來,怎麼我都變得很邪惡了(哭),但我真係笑左sorry。)

沒資格說些甚麼,我又不是為人母親。我只是想起某些童年往事,不禁會心微笑。

兒時我家父母偶爾說些極其荒謬但又無傷大雅的謊話來騙我們,而單純無知的我們亦會深信不疑直到長大後發現原來傻仔左,其實都幾好笑。例如唔食魚會爛手指,食緊飯食糖會變啞巴,追問我爸的生肖屬甚麼時他答貓。

那些謊話明顯是完全不合理也無稽,你可以說我低能(咁都信),但這只是出於100%的信任,因為小時候的世界就只有爸爸媽媽,很簡單,他們就是我的所有。

你問我有沒嬲他們,有沒生氣動怒把幾火?當然沒有啦,即使從別人口中得知真相之時會出點洋相,我會回家大叫激死我啦做咩呃我架,然後一家人又再笑一團。當然我家的無聊父母有時會很奸仔地回應:下乜有件咁既事咩;又或:係真架喎,人地呃你架咋。

最最離譜的是某些謊話他們是會堅持到今時今日即使給我們踢爆了九世(例如唔食魚會爛手指/唔飲湯會病),算啦見到他們如此可愛,你亦只會不怒反笑。

.

*題外話一*

既然無傷大雅,偶然玩玩亦不妨,而且本身親子關係要好才玩得起。

記得媽媽blogger zachary媽媽曾寫她跟兒子說爸媽分別是13和18歲(兒子當然也就深信不疑!),我對此事印象極深刻,因著此事我就更覺他們是對很可愛的母子。

不知道zachary媽媽被踢爆了沒有呢?哈。

.

*題外話二*

假如他日我成為人母,我相信我一定會經常騙孩子來逗著玩的。(好可怕的人啊,應該立例禁止沒愛心的人懷孕!)

率先自首,上星期跟教會的友們去吃飯,席間有老有幼,剛巧有一對小小的姊妹花坐在我身旁 (先旨聲明我跟她們很fd,也很愛錫她們,她們亦很相信我的)。

我們吃著大排檔的餸菜,其中椒鹽白飯魚最受孩子歡迎,我見他們吃得津津有味之制,一手夾起一條炸得香脆肥大脹卜卜的白飯魚,一邊探頭小小聲問她們:

你。地。知。唔。知。道。呢。D。其。實。係。咩。黎。架?

四歲的阿妹馬上答:魚囉。

乜你有見過魚既形狀係咁既咩?我問。

小姊妹同聲問:咁係咩黎架?

我以誇張而又深沉的聲線道:蟲黎架!

話未說完,她們馬上丟開筷子,露出害怕的神情。(本來我還想加多句:死啦,頭先你地仲食左咁多,都唔知係你個肚入面做咩添呀。。。)

我見阿妹快要哭的樣子,我唯有補返句:yingying姐姐頭先講笑咋,繼續食啦 hahhahaahahaaaaaa

(我果然是個好可怕的姐姐,極有潛質成為邪惡之母!)

我們該怎麼做?

前天早上得聞有學生在校內墮樓之事,心裡一直很不舒服。可能因我亦身為人師,工作的地方同樣有類似個案,也可能是跟發生事件的學校有些微關係(抱歉我不能寫太多,不想被起底被搜尋)。

敝blog的早期讀者該有印象,我在一年多前曾經寫過這篇,當日的情景我仍歷歷在目,一條生命差點兒在我眼前毀掉,那種心有餘悸,很震撼很震撼。

這兩天的不安感不知如何處理,尤其當你知道這種負面的行為是很容易被影響和煽動,在傳媒的大肆報導下,不排除本來已有自毀傾向的學生會「有樣學樣」跟著做 (你認為沒可能嗎?你知道富士康事件嗎?)。學生在課上不住討論,說的盡是一些負面極端的話,例如「點解我地間學校果d跳咁多次都失敗咁渣架」「死就死啦搞咁多野」,他們口賤,沒良心,價值觀被扭曲,你可以想像情況有多壞。

我可以做的也只有,向他們解釋生命的可貴,他們多關心比較內向的同學,多體諒別人的需要,僅此而已。

今天讀到著名blogger南方舞廳寫的這篇,我就更覺難過了。為何可以如此武斷下這種定論?大概因blog主對教育界/老師的限制所不理解所致,所以我就更覺我有回應的必要。

首先要知道的是,學校每名學生的私隱都被保障,作為老師的並非事事皆知。當一個學生有精神上的問題/患上思覺失調/甚至是犯刑事罪行惹上官非,一般來說只有校內的危機處理小組成員才知道(所謂的危機處理小組包括校長、副校、訓導輔導主任及該班班主任),所以老師明知個學生有病都要罰是不成立的,很多時候老師處理學生問題時未必很了解他的背景和潛在病患(我同意這也是一個漏洞,但條件限制也沒法子)。當然,知情的危機處理小組為何不貼身跟進這個嚴重個案學生也是一個問題。(ok 其實有這類傾向的嚴重問題學生又何止一個?但老師不是社工,無法無時無刻看顧學生,老師仍要教書出卷改簿面對一連串很現實的工作量)

至於道歉,我不知道學校以外的人怎麼看懲罰,自從體罰在香港定作違法後,學校還可以用甚麼方法去處理學生的行為問題,讓學生承擔後果,認清自己的過錯,及後不會再犯?記缺點記小過嗎,光是一個紀錄沒意思,反叛學生不會在乎亦懶理有多少個缺點,反正十二年免費教育你又不能踢我出校,記飽佢囉你奈我咩何。

一般來說,訓導立場會希望學生「係邊度做錯就係邊度起返身」,所以才有道歉的處理方法。

舉例,有學生在我課上發脾氣講粗口,下課後需馬上跟進,先和學生傾談,這時學生的氣已消,明白自己一時衝動而做錯,通常都有悔意。及後除了記他缺點之外,訓導老師會請犯事學生向全班同學道歉,及在同學面前向我道歉,當然是在學生同意下進行,不會老屈他,通常願意承認錯誤的學生都願意道歉,畢竟是深知自己做錯的。而道歉原因是因不尊重老師及在場同學並對課堂造成負面影響,他要承擔該負的責任,不是做完大佬攞完彩就算,也警惕其他同學,做錯事是要承擔的。但就絕非為了顯出教師的權威,老師的地位不容侵犯,學生是不容許有尊嚴等等這些歪曲的思想。

一個人做錯事,向相關的人說聲對不起,即使感覺是難受,也是該做的,是負責任的行為。成年人的世界,就是太少人願意認錯。

懲罰本來的意義不是為了罰而罰,也不是為了滿足老師的變態心理,一項合宜的懲罰是該有懲教的作用。如果學生沒因從中明白自己的錯誤繼而改變過來,罰一億次也是沒意思的。

當然,事件中的情況或許比較特殊,對於自我形象較差的學生來說,要他向全校道歉是傷害他的自尊,這個方法未必適當。但絕不能說向人道歉=侮辱=顯出教師的權威,這樣也太傷害真心為學生好的老師了。

我這樣說,可能有一些偏頗,不夠客觀,事實上我亦不了解該校的情況,我不知道事件中的老師是怎麼樣,我只是把我知道的都寫出來。有時候我會想,雖然我很努力在做一個導學生向善的指引者,但人非完美,總有地方我是做得不夠好的,即使100人中有99個認同我喜歡我,其中一個被我傷害了,我仍是難辭其咎的。

我不是在理想化整個教育界(我是十分清楚教育界是有些敗類會折磨學生,不講道理,零熱誠,白賺人工的),亦非宣揚自己有幾偉大(事實上亦不是!),我亦只是一個盡力做好份內事,為公義而行的人。假如因資料不足或傳媒的錯誤詮釋,而對部份人/老師/學校作出錯誤的評價,我覺得這樣對他們不公道。

抱歉,這篇寫得太長,也太亂,像我現在的思路。我無意挑戰挑釁挑機,純粹感受分享,可能字行間有得罪的地方,也請指教。

中女

剛過去的一星期,全城熱話中女告白,不論在網絡上,友伴間,同事間,一班女人仔在討論。

有人說看後很難過,感同身受;有人說此現象根本早就存在,怎麼忽然得到大眾關注;有人說此節目價值取向完全錯誤,不結婚不代表失敗;有人說只訪問被拋棄的中女太偏見;有人說節目內容夠中肯夠真實。(竟然係咁囉!!! 真係咩意見都有。)

至於我呢?我是,完。全。沒。感。覺。囉。(是不是我有問題呢下 =.=)

不要以為我年紀好小所以冷眼旁觀中女們的慘況,其實本人今年已二十有四,根據好些人的說法,廿七已踏入中女階段,這名詞於我亦不遠矣;更不要以為我經已順利達到中女們的成功目標找到個好男人上了岸,相反地我現在是單身一個人,感情世界近乎有點空白。

比我年長幾年的朋友們都顯得很著急,努力地找尋目標人物,忙於處理男女關係,希望在三十大鐘響起前完成任務。朋友問我,你不急嗎?其實我並不渴求一段關係,我比較期待一個合適的人的出現,假如對先生要在我三十多歲之時才現身,先前的等待都是值得的,何必開始一段一段明知是錯的關係。(有人會說,不開始又怎知道是對的呢,是的,但一開始是錯的我一定不會開始啦。okok 我認我是怕痛怕被傷害,也不願意放任自己全情投入,好像很蠢的樣子。)

替我著急的大有人在,例如家母,以及一眾親戚三姑六婆。我家父母一天到晚都在哦,快d搵個好男仔拍拖啦你年紀都唔細啦,到現在我都省得去敷衍,索性當聽不到。(你地好野!!! 我讀書時又禁止我拍拖,每每有男生致電/約會/送我回家都問長問短嚴厲聲明要先好好讀書,到我畢業後工作了又發狂地催促我快拍拖結婚生仔,你地玩哂啦下?!!!)

可惜的是,家母那邊人的習俗都要在三十歲前結婚,所以在我以上的表哥表姐都已成家立室,連只比我大一點點的表姐都不能幸免。表姐她條件很不錯,穩定職業外表不俗,但就是沒拖拍,我姨見狀就要她趕快去相睇 (當時她不過廿四五歲),結果她在一年間見了幾十個男生 (就是跟bella說的一樣啦),終於遇上了表姐夫 (不要以為又是個有問題的電車男之類,表姐夫他外貌頗俊朗的,而且性格也很不錯,一直單身應該是因為他是個做銀行的悶男人吧),他們拍了一年多的拖就結婚了,最後表姐以廿七之齡出嫁,眾親戚(包括我母親)都為之好感動 (…=.=)。

家母見幸福表姐的例子,又想東施效顰(!!!),最近經常提及阿邊個邊個個仔幾好呀不如出黎飲茶,居心不良,十分可怕。天啊!為何我還未及中女之齡,就要我受中女的壓力!(雖然我都buy盲婚啞嫁既)(喂!!!)

工作間有一位已婚的長輩很關心我們初入職的這一群,包括關心我們的個人幸福。有次他跟我談到找另一半,我說我沒有很想也沒有不想沒所謂啦,他說男生看我根本一副我唔想拍拖呀唔好埋我身呀做朋友就好了的姿態,就這樣給他一語道破。開初我還在說咪屈我呀我幾時有,及後我再想,也是的,或者在對先生來之前,我要先好好預備自己,多學習包容和忍耐,改善自身的缺點,完成愛的功課後,成為一個好的伴侶。

我想,節目中Queenie說的豪比你,該是這樣吧。中女們,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