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你沒有牽掛遠飛

20131126-193612.jpg

願你沒有牽掛遠飛,在地平線上也有我為你打氣。

去吧,我會永遠珍惜你。

***

想起自己曾經寫過這篇,原來是五年前。

翻看連結,原來還有這篇,我連自己寫過都忘記。善忘的人,記憶都被生活磨蝕。

面對這種事情,無論是當年剛畢業的我,抑或是在人生戰場上打滾了五年,幾乎到了中女之齡的我,都是一樣,無力招架。

***

三個星期前,一如以往的早上,一如以往機械式的做著每天該做的事。

其實是有點不同的,我就應該察覺到是有點不同的。我走進茶水間,把飯盒放進雪櫃,然後洗杯子,再加點熱水,眼角瞄到遠處有幾個同事的神情好像異常,沈甸甸的感覺,但我沒有開口問候,低下頭捧著水杯緩緩地走到自己工作的位置,那是一個星期一的早上。

Blue Monday,誰也不好心情,日子還是得過,過了午後會好點。我這樣對自己說。

上完兩個多小時的課,可以稍作休息。我踏著輕快的步伐走,在走廊碰到幾個學生在發呆,當時仍是如此無知的我,正要向他們打趣說些揶揄話,忽然我被人拉了進休息室。

耳邊傳來那個消息,我呆了,心跳彷彿停頓,是誰?我問。

得到的答案令我不敢相信,為什麼,我問,為什麼,我不住的問,眼淚急得掉下來。

我想起,前一晚我還在深夜批改他的測驗卷,寫得不錯呢,怎麼他會這樣了?我想起,剛才遇上的他們,都是他的好友,兄弟摰友巴打老死,他們如何去承受?我想起,他那溫暖且害羞的微笑,他謙恭有禮的態度,他認真努力專注的神情,他向我作出過的承諾,他說話的語氣他的聲線,都在我眼前閃過,一幕幕的片斷。我接受不了,我不相信,這不是真的。

接下來的事情,要處理的還多,一連串的輔導工作趕急要完成。

教育工作者似乎是不容許出現情緒。我們收起傷痛強忍眼淚,麻目地把程序一項接一項的去做,確保每個孩子的反應都在控制的範圍內,恐怕其他負面效應接踵而來。

原來,是如此難受,這樣悲傷

***

人無法走過每天,為求沒有帶著遺憾活到終點。

去吧,我會永遠珍惜你,直到下世紀。

廣告

送別

以後,還是低調地寫和他的事情。

熟悉我個性的人都會知道,像我這種神經大條的女子,幾乎沒有甚麼是很在乎的。而且加上成長間多年閱讀亦舒,已經自我調節成為剛強獨立自主的女性,沒有很倚賴人甚麼的。(再次感謝亦舒師太的教導!)

所以他說,你太不像女生。(是好事還是壞事?-_-)

二人走在一起的時候,總會面對分別。我和他住得其實比較近,步行亦不過十五分鐘路程,每次見面後他總是會先把我送回家,然後再走路回去。

這是基於男士的風度,男朋友的責任,地點的方便,放心不下,還是捨不得分開?我不曉得。只是,我每次都如斯地感激。

開初的時候,我總會不厭其煩地短訊道謝 (他該會認為我是個很古怪的女子吧)。後來,說得太多怕是有點太煩,但我在心裡仍默默地感激。我不希望自己會變成那種將別人對你的好視為應份的人,沒有哪個誰有責任一輩子對另一個人好,一切只能出於甘心的自願,否則那種愛會很快被磨滅。

不敢說自己很會體諒人 (其實是剛剛相反吧,粗心大意的人!),但我懂將心比己的道理。只是想像一下,拖著工作了一整天的疲倦身軀,再加上最近天氣極寒冷,要多走十五分鐘的路才能回家,想起都覺累。有時候我會想,究竟需要多少愛,才能無條件地對一個人好呢?

我知道,定會有人跑來告訴我:你想太多了。

是嗎?珍重這件事,多想一點亦無妨吧。=)

寫的時候,想起了陳奕迅的一首歌,當荃灣愛上柴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