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絮語

*很抱歉地要以point form來寫blog,因為我明知道寫這篇的思緒會很混沌,應該無法組織段落,所以都是想到甚麼便寫甚麼吧。

*閒著沒寫好一段時間,除了因為懶惰 (好一個理由!),也是因為沒時間啦,自工作以來每年的九至十月總是搏殺期,有時間都不如睡多一點。然後,最後一個沒寫的原因都應該是,不知寫甚麼才好,不是沒有事發生的那種,只是最近圍繞著都是情情塔塔非常個人的私事,應該沒有人會想看吧 -____-。(將心比己,我都對那些人家情侶間肉麻嘔心對話零興趣啦,每次不小心看到都在心中狂呼:夠啦想點呀!!!)

*當然,戀愛世紀大過天之類的主題亦非常不切合本blog的風格。

*然後就收到好些人走來找我說,好想看我寫多些,寫咩都好啦。(ok,其實都有人話上一篇閃光文好曬受夠啦收啦之類的啦。well 咁嚴格點來說我也沒寫甚麼啦,最多都是貼歌貼歌詞而己,唔好咁啦)

*好明顯,大家從來沒有見過變得如此少女的我,於是都以好奇和探究的眼光來請求我披露愛情生活。(現在真人show嗎?)

*我也得承認,向來獨立得幾乎不像女生的我,經過一輪自我檢討和反思後,都深深覺得現在的我愈來愈不像我 (點算!!),對於這個驚世巨變,本人亦感到十分震撼。(咁我可以點呢。。。)

*也是因為一切來得太快,連我也來不及反應。所以仍一直在調整適應中,還沒有很習慣的啦。

*總括而言,是很快樂的日子。

*咳咳,居安思危的我,自然會想很多事情來擔憂一番。

*凡事都不好去得太盡,紀錄一堆甜蜜事件簿後,極有可能得到有咁耐風流的下場。若果萬一將來有甚麼冬瓜豆腐,重看只會更覺眼怨吧。(是不是想得太灰呢我個人?)

*我也不是一個如此小心眼的人,只是我與閨中好友分享之時,總是換來權威的戀愛專家口吻回應,熱戀期先會咁架咋之後就會淡不變定律來的。無知的小女孩聽畢後又怎會不心灰呢。

*當然,我的內心也會很不服氣,點解一定係咁喎,唔可以有例外既咩,但我又不敢挑戰專家的經驗,所以還是死死地氣閉上嘴,好囉唯有用時間證明給觀眾看啦。

*(係咪開始覺得我異常地少女心事呢。。。天呀,我都唔想咁架)

*請問:如何可以分享情愛之事又不失霸氣呢?(型少少都得卦…)

亂寫

最近,過得不太好。

於是連blog都沒寫了,一看才發現對上一次寫已經是兩個月前,每天只簡單以iphone check下fb/twitter/weibo過活,google reader unread items永恆地1000+。

生活很是累人,都不說甚麼失意不失意的事,純粹有種存在不知有何意義之感,提不起勁的悶兒,只想把自己收起來,甚麼都不想理。

不開心,就去跑步。(好古怪的一個人,別人傷心難過總會很有型地喝酒解悶吧=.=) 一口氣跑呀跑,甚麼都不去想只管去跑,流過一身汗,氣好像舒了不少。

這段時間幾乎隔天去跑,跑過四十五分鐘仍不想停下。我卻哭不出來。

我不是那種一天到晚把自己的事掛在口邊的人,可以不說的都不會說,別人沒興趣聽,我也不想煩人。

要找個辦法去倒空心裡的垃圾桶吧。

這篇寫得好亂,不知道自己想表達甚麼,就當是對著鏡子呢喃,我會好起來的。

職場上的鬥爭

在社會大學修讀的這兩年,我漸漸明白工作間的戰爭,爾虞我詐是何等的事。

似乎我該感到麻木吧。此等事雖所謂日常,卻因最近發生的事,不時浮到我思想裡去,想來想去都沒結果。

同事間我與老虎小姐最為友好,(此女子並非生性如老虎般兇殘,她只是喜愛老虎又覺其可愛因而自稱… =.=你好可愛囉!),我跟她全無工作上的關係,身處在不同部門和崗位,零利益衝突。

我們性格有一點相似吧,都是不時以正能量打怪獸那種人,又會互相支持彼此鼓勵打氣,就是勵志片的那種好朋友啦。去年一段很難過的日子幸得有老虎小姐,每晚做到九、十點都是她陪我。

最近,輪到老虎小姐面臨難過的日子。世上總有些人,是以推倒別人成為自己的踏台階,尤其在這段各人都在做appraisal的期間。我不希望事情是我們想像的可怕,我也不希望那些人是我們想像的卑鄙,但我想來想去,假設許多的可能,卻想不出究竟來。

去年有一段長的日子,我同樣遭遇類似的事情。

同級同事以上司的姿態,命令我做一些本來應共同承擔的事,我半句說話都沒出口,默默地開了一星期的夜車完成了,到頭來努力的成果卻被人以垃圾來評價,沒半點原因解釋,只要是你做的就是垃圾,可以掉進廢物箱裡去,也無回收的價值。

我仍記得,那天我一句話都沒有說過,會開完了,我跑到洗手間,把自己關在廁格內,用手蓋著嘴巴,一直在哭。

為甚麼會如此不公道?當時的我不住在問。我不明白,究竟甚麼是公義,為何有多幾年經驗的就可以欺負新人,你們就不會體諒人麼,為何要如此傷人,難道你們就沒做過新人嗎?

我把去年的經歷跟老虎小姐分享,她很驚訝地道:為何我都不知道,為何都不跟我說,你很傻。我笑笑(其實說起仍很想哭),不語。她問,你是怎樣經過的?

我說,難過就哭,哭完了洗把臉又再努力,覺得不忿就問上帝,讀聖經找答案,不要恨誰,人人自有他的難處,就視為一種學習。

我們手執著電話聽筒,靜了下來。

我就知道她心裡很是難過,要不是怎麼放工就跑到南丫島去喘氣。我們都需要學習,加油,老虎小姐。

最近感想

大半個月沒寫,可想而知最近的狀況不會太好,完全提不起勁寫樂事。

旅行回來馬上就要上班,像還債贖身,許多許多的事在忙,做個沒停手,待做的事由檯上堆積至我眉心,一世都做不完,忙到假期都要工作,很累。

如果只是行政工作,處理文件之類,還好。卻被逼要面對人,視乎當天看看大帝們的心情,發脾氣是不需要比面你的。

受氣,非常的受氣。

沒交功課,我罰留堂,嬲,不滿意,發我脾氣,黑臉,嘭門。

將紙張亂飛四處都是一團糟,我說不可以這樣,發我脾氣,大力拍檯表示不滿,全場鴉雀無聲。

說要去廁所,一說就要立即去,我說有人剛去,先等一等,情緒馬上來,發我脾氣,嘭門,衝出門口。

以上事件只是隨意舉例,一天發生無限次,要多痴線有多痴線。請注意,這些人並非bb,個個都有十五十六歲,卻幼稚非常,半點禮貌都沒有,不講道理。

我就是一天到晚還要處理這些幼稚小學雞事件。

可以不理嗎?休想。向師長發脾氣,態度惡劣,記缺點一個;加半句粗口,加多一個缺點,還要向全班道歉;然後打給家長報告事件。但惡童會如此順攤嗎,絕對不。於是就要傾,傾和傾,直到他願意承認錯誤。

這幾個基本步驟,最低消費一小時,通常會是兩小時,情況嚴重的話半天也說不定。

為何我要受你們這些_ _的氣呢?

今天放工的時候,臉上已沒掛表情,同事們在說笑,我只好強顏歡笑式附和。我感覺到眼眶有點重,快要捱不住,但有同事在身邊不方便,我吸吸口氣,吞下了。

我知道這幾天積聚一大堆情緒感受無法抒發。放工前撥電話給會考班(死亡邊緣)學生,約他們回校溫習,其中有一位的態度差得要命,推說自己沒空約了人不知能否出席,又說得啦都有溫過下既,愛理不理的,究竟是我考還是他考,差點沒跪地哀求他來讓我幫他溫書。尚有幾天就考了,壓力大得爆炸,一時的委屈湧上鼻,酸酸的,不好受。

所以,今早閱報讀到自殺的教師,所面對的工作壓力,以及家庭上的困境,是可以理解的。

(當然我仍不明白哪來俯衝跳下的勇氣,是一剎那的想不開吧,但願我一輩子都不明白。)

請問特首先生,局長先生,香港的教育界,是普通人可以勝任的嗎?

朝令夕改的制度,玩學生的同時,亦玩謝老師。廢除舊會考高考制度,三三四新課程,卻加加減減許多新舊課題,進修備課沒完沒了;通識,世界之大的範圍,不斷更新去做教材;語言微調,一時用全中教,一時用全英教,一時用部份英文;縮班,不願實行小班教學,超額老師,同事間人心惶惶,誰是多餘的一個?

要寫可以寫上千字,問題多到數不完。但,又如何,承受的終歸是走在前線的我們。稍為有少少heart的同工們,都不會在工作中尋到滿足和快樂吧。

也許,把我們都逼死後,剩下來的生還者就只有hea到極零熱誠純粹賺錢的人。

一具游走在家與工作間的屍體

假期後一直在忙,好不容易病好了,忙碌的情況卻推到極致,回家的路上一直覺得自己是一具屍體,游走在家與工作間。

學生時代的我,該沒法想像,可以忙到十點才下班,昨晚甚至是十時多,回到家已經十二點(!!),明天又要五時多起床,六點半要出門。回到家連電腦都沒法開動,就睡死在床上 (幸好有iphone,email/fb/twitter短句仍是可以的),只為乞求多一分鐘的睡眠。

好討厭好討厭好討厭這種生活,我一定要想法子脫離,我才不要過這樣的人生。

想起自己在一零年年初立下的志:以喜樂的心面對一切困難與挑戰。無論多辛苦多累多委屈都不抱怨,帶著微笑寬容地去接受,拒絕負能量,用正能量去感染身邊的苦瓜人。

我可以做到嗎?

一月差不多過去 (原來這麼快!),剩下十一個月給我去實踐今年的立志。這個星期都在deadline中垂死掙扎,過程十分痛苦,我一直跟同事說,我想我過不了年關喇我快要死了,悲觀至極。想不到,這個星期還是讓我過了,感覺很重生,至少週末我可安然寫篇blog。

既然重生,以後的日子我要好好過。鼓勵下自己先,加油,努力學習享受生活,努力多寫blog來紀錄生活。

給同樣工作中掙扎的人,共勉之。